東莞時報:你我的網購,離不開這群“網絡建筑工”
東莞時報  204年3月31日專訪
http://news.timedg.com/2014-03/31/14545262.shtml


“網絡建筑工人”:孫明明(左三)、廖藝軍(左四 )、胡曉云(右三)、程海(右二)和朋友們的合影。東莞時報記者 陳棟攝
 
東莞時間網訊 近幾年,“電商”已演變為一個十分熱門的詞匯和時髦的話題,但除了一些眾所周知的電商大亨和耳熟能詳的模式外,恐怕很少有人了解其中的第三方服務公司具體做些什么,這個圈子里的人又是怎樣的生存狀態。本期的朋友圈,記者將帶你走進這個行業從業人員的世界。
 
第三方服務公司是做什么的?
 
  幫助實體公司搭建網絡平臺
 
在互聯網買東西如今已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。但是對于一家普通的企業來說,如何在網上搭建平臺,吸引消費者前去購買,還是一件難事。
 
還好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一種叫第三方服務公司的企業,他們會幫助企業搭建好的電商平臺,而這個圈子里的人可以說是勤勞的“網絡建筑工人”。
 
孫明明現在是一家網絡公司的老板,目前主營第三方服務,他打了個比喻來解釋第三方服務公司到底做什么,“就好比蓋高樓,投資方不太可能會養著一支龐大的建筑隊伍,這樣成本也非常大,所以建筑工程本身就會交給施工單位來做,而我們就是這樣的公司,工程完工后交給對方,由對方自己負責后續的修補和維護工作。”
 
但是同是提供第三方服務,各公司定位也會存在差異,孫明明的好朋友廖藝軍的公司就是主要面向傳統的中小企業,幫助他們轉型升級,為這類用戶提供營銷方面的指導和服務。孫明明的公司主要針對大客戶,重在平臺的創立,技術要求非常高。
 
如何進入這個圈子?
 
  網管、商人都有可能
 
既然第三方服務公司是幫助實體公司實現網絡賣東西的,那么這里的工作人員多少都與網絡脫不了關系。
 
孫明明就是個典型個案,他起初因為家庭貧困,高中沒有畢業就輟學了,為了生活,離開老家河南,來到東莞打工,從一名普通的網管開始做起,直到如今成為了一家網絡公司的老板。孫明明曾調侃,他的一位親戚,大學計算機專業,最后改了行,而他,因為喜歡電腦,鐘情網絡,終于將興趣發展成為了事業,而且,在他的身邊,已云集了一幫像他一樣,對未來懷揣夢想,并希望在這個行業里大顯身手的年輕人。
 
廖藝軍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,他也是一名80后,比孫明明年長4歲,但身形瘦削,戴著一副眼鏡,頭發稀疏,看起來有點斯文,和孫明明的開朗愛笑形成一種強烈對比。
 
廖藝軍之前在網上賣過好長一段時間的珍珠棉,因為老婆是公司采購的緣故,所以只要做一個比較簡單的網頁之后,他就可以很輕松地在客戶和廠家間賺取差價,但隨著互聯網的風靡和競價觀念的普及,他的日子越來越難過。
 
“大家只要通過網絡一對比,價格就透明,你很難再去賺這種錢”廖藝軍說,這種現狀一度令他非常無奈,長期的熬夜和焦慮之下,頭發也開始窸窸窣窣地掉個不停,當年一頭濃密黑發的帥小伙似乎變了個人。
 
后來,隨著經驗的累積和摸索,廖藝軍發現,他雖然不能賺取差價了,但東莞這么多中小企業,肯定有不少會有電商化的發展需求,因為有了以前較為雄厚的經驗積累,他覺得完全可以據此幫助打開營銷之路,從中賺取服務費。這個行業不但新潮,而且商機并不比單純的賺取差價要少。就這樣,廖藝軍和自己網上結識的妻子開始了第二次創業之旅。
 
當然有老板,也有技術宅,程海就是一個擅長做技術活的90后。擅長設計的胡曉云則是美術專業出身,在網絡公司擔任美術總監一職。
 
總之,愛網絡,愛技術,愛設計都可能進入電商第三方服務公司。
 
圈子里的人怎么樣?
 
  很多人在愁對象
 
和很多互聯網企業一樣,電商的第三方服務公司多是新興企業,不少員工都是80后、90后,因此工作氛圍很不錯,“大家平常沒有上下級之分,互相之間會開玩笑”,孫明明這樣說。
 
平常工作中大家也會說一些只有自己人才能聽得懂的話語,“比如我們管域名叫‘玉米’,有時一些同行會說,‘哇,你買了個好米啊’,不懂的人還真以為是買糧食呢。” 
 
至于圈子里的人,他們與大家想象中的互聯網從業者差距并不大,孫明明說,“蓬頭垢面,穿著T恤加發舊的牛仔褲,以及一雙破爛的運動鞋,最關鍵一點——熊貓眼,因為經常加班到很晚,所以精神不是很好。”
 
由于工作需要大量時間耗在網上,這個圈子里的大齡男女青年十分惆悵找對象的問題。孫明明說,“除了工作,這個圈子里的人沒有多少交集,大家大多各自回家,各干各的事。我有時會出去會會朋友,有時也會運動一下。”對于沒有成家的人來說,“各回各家”不是那么好的事情,剛剛24歲的程海說,“我們這個圈子,每天都在網上,認識的女生非常有限,所以婚姻是個不小的問題”。這段時間在朋友和同事的介紹下,他也相了幾次親,但基本都是吃了一頓飯就沒了下文。他認為其中的原因在于,他們這類人,雖然長于技術活,但實在不善言辭,“經常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,就會非常緊張,不知道說什么好,所以女生也不會有什么好印象。見報后,會有女生找我嗎?”
 
34歲的胡曉云也面臨解決終身大事的問題,設計需要色彩斑斕,生活卻單調無比,每天8點左右起床,故意走上幾站,權當鍛煉一番,然后坐公交去公司上班,之后下班,日復一日。
 
員工憂心終身大事,老板更關心網絡公司的未來,孫明明說,“東莞的網絡公司,基本都是兩年死一批,因為作坊比較多,不少甚至是夫妻檔,缺乏持續盈利的能力,歸根結底,還是技術不到位。大多數第三方服務公司沒有大數據處理的經驗,沒有幫助企業從零到第三方支付的一整套電子商務完善的解決方案,所以生存就會很難。”不過,孫明明對自己的團隊和技術優勢非常有信心,他甚至憧憬著,“將來自己也投資一棟‘樓房’試試。”記者 沈十全
【旗峰與眾不同】憑借對設計的熱愛和執著,互聯網營銷趨勢的敏銳洞察和深刻理解,與眾多同行不同的是,旗峰更注重與客戶互促共生,價值同在。
本圈子所有內容若需轉載請聯系我們。